我对自己的色感表示了极大的绝望

昨晚媳妇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给我看她的狐崽子的两套皮肤,我想了想表示长耳朵的比较好看,然后今天手痒痒就画了

我不会说只是因为写国别史写到崩溃只好摸个鱼发泄不满——去你妈的国别史!!!

灰溜溜地爬回去继续写

评论
热度(2)
© Alice卢小果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