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本是与天同寿的白衣上仙,司雨掌水问苍生,奈何挨不过人世间一遭红尘。上苍众神罚我九十九道天雷,元神欲碎;而后又罚在北荒冰谷里思过九百年,断了念想。
可是,可是。我怎可能忘了呢?
我想起在七夕那晚的花灯河边,那人一身玄色,腰间别着一管白玉笛,笑着和旁边的姑娘公子们嬉闹,一派无忧肆意,好像这天下的美好都落在他那儿了。
然后他偏头看了我一眼。
然后我手中的花灯就掉进水里了。
然后……
然后就万劫不复了。

评论(1)
© Alice卢小果/Powered by LOFTER